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妖二代的迷糊娘亲 第二十七章 小盆友们

发布时间:2019-12-04 18:55:51

妖二代的迷糊娘亲 第二十七章 小盆友们

此时武堂前院的空地之上,已经聚集了五六十个小孩子,大多都是挤得灰头土脸破衣烂衫的样子。他们见蓝小尘竟然能直接从大门上边飞进来,顿时眼里都冒出了小星星。

“哇,好逆害!”一个瘦小的小男孩最先跑了过去,瞪着囧囧有神的大眼睛,围着蓝小尘上上下下的看。

随后,蓝小尘的身边就被围了一群小孩子,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有羡慕的,有好奇的,更有想找他一起玩的。

“我叫喏喏,你叫什么呀!以前都没见过呢,是谁家的小孩?”一个甜甜的小丫头直接拉着蓝小尘的小手问道。

“我叫蓝小尘。”蓝小尘回答得很是利索,丝毫没有被异性占了便宜的感觉。

“小尘奈,好好听呢!”又一个小丫头拉起了蓝小尘的另一只手,笑得一脸灿烂:“我叫林阿美,你叫我阿美好了,小尘,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呢,考核的时候你要帮我噢!”

“噢,好

。”蓝小尘呆呆的点头答应。

“我也要,小尘这么厉害,到时候也要帮我们嘞!”

“就是就是,以后我就跟小尘混了!”

“不过小尘是新来我们镇上的吧?以前都没有见过呢?”

“是呀,从来没见过嘞!”

“……”

又是一片欢闹声,一群小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推崇蓝小尘当老大……

“哼!有什么了不起!装腔作势。”这时,一个愤愤的声音很是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让蓝小尘身边的这一圈小孩子们不禁停下吵闹,一起看了过去。

距离蓝小尘的圈子不远处,也围了五六个小孩,都是小男孩儿,而说话的,正是被围在中间的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

蓝小尘歪着脑袋看了半天,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惹呼到那个小孩子了,撇了撇嘴,决定不理他,然后又跟大家一起说笑了起来。

可那个小胖子见蓝小尘这么不把他放在眼中,更是怒了,一瞪眼就要往上冲,却被他身边的一个小男孩给拦住了。

蓝小尘身边的小孩子中,有人给他介绍:“小尘,那几个都是罗家的人,中间那个是他们家主的小儿子,叫罗强安,是个很霸道的家伙,我常在街上玩的几个小朋友,都被他欺负过。而刚刚拦他的那个,是他们家二长老的儿子,叫何布唯,很聪明,而其他的那几个,也都是罗家几个长老的儿子,他们都很会欺负人的,很讨厌。”

蓝小尘听罢点了点头,也不在意,对于他不喜欢的人,躲着些就好了,想来他们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不过,蓝小尘的心思还是太过单纯了,从来没想过,就算他不去招惹别人,可别人却是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突然挤进了一大群人,中间护着一顶软轿,由四个大汉抬着,真是难为这群人了,是怎么从那一堆人里挤进来的呢。

知道蓝小尘对这里并不熟悉之后,便又有人主动给他介绍:“这些是卢家的人,轿子里的那个,是卢家家主的小儿子卢横阔,那小子更不是东西,女孩子都欺负。”

“恩恩。”一旁的喏喏忙点头应道:“他还抢过我的一只西狸米丁兽呢!好过分!”

蓝小尘根本就没听明白那个喏喏小丫头被抢的到底是个什么,不过见那小姑娘一脸可怜兮兮的委屈样子,还是答应了日后帮她抢回来。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武堂前院中的小孩子,又多了许多,大概数数,竟然有二百多了。

不过还好,除了前来考核的小孩子外,其他人只能送到大门口处,这里面是不让进的。所以,武堂前面的大院子里面,显得并不拥挤。

可虽然里面不让进,外面那围观百姓的热情,还是无人可以阻挡的,所以,这一大清早,武堂的院墙之上和周围的树上,就都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们。

外面的蓝浅月和白逸成还一直以为自己来得很早呢,在将蓝小尘送进去之后,这才发现,此时连树上都没位置了。

白逸成拉着蓝浅月东找西找,想看那武堂究竟是如何招收学徒的,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要不咱们去那里吧!”蓝浅月看来看去,终于一指远处的一个三层亭台。

那里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远,根本看不清院子里的情况,可蓝浅月与白逸成却都是修行之人,五感都要比常人敏锐许多,只要没有遮挡物,那个距离也不算什么。

由于急于想看清武堂中的情况,两人也没管那个三层亭台是干什么的,更谁都没注意到那亭台外面挂着的上写“解风楼”三个大字的牌子,便都施展身法跳了上去,白逸成还从街边的摊铺之上顺了一坛子好酒和两把花生米。

两人在亭台最高处的房檐之上坐下,边吃边喝边看着远处那大院子里的动向。

蓝浅月只看两眼,便指着一个小黑点儿兴奋了:“我儿子可以啊,这么一会儿工夫就泡了两个**儿,还是不同类型的,一个可爱一个漂亮!好样的,有志气!”

白逸成也眯着眼瞅着,漫不经心道:“那当然,随我么~!”

结果被蓝浅月一脚差点儿从墙上给踹了下去。

“开玩笑,开玩笑……”白逸成急忙解释。

与此同时,在卢家的议事大堂之内,家主卢永固正和几位长老一脸阴沉的商讨事情:“那展漠凡的底细倒是好查,就住在距离咱们镇不远的小村子里,只是一个普通猎户,听说以前在一个小猎妖团混过一段时间。”

“恩,不过听说那小子连灵师都不是,以前就以打猎为生,想来也不足为惧。”下手座的一位长老说。

“只是那个女人来得有些蹊跷,听说是展漠凡当初在山里救下的一个女子,还带了个孩子,应该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角**。”又一位长老说。

而大长老却是摇头:“那女人的精神力十分强大,若我猜得没错,她应该是一个炼药师。”

“什么?炼药师?”族长卢永固眯了眯眼睛,喃喃道:“这可是个稀罕玩意,炼药师啊!全南昂帝国也没有几个像样的,若是能将她弄到家里来……”

成都中科甲状腺医院陈伟
汕头市金平区妇幼保健院
呼和浩特治疗睾丸炎医院
安顺治疗癫痫的医院
老中医治疗癫痫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