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神煌 一一五八 相死不得

发布时间:2019-09-25 16:30:43

神煌 一一五八 相死不得

“没用的,你们赢不了他死定了,这次都必死无疑!有那件东西,他已是这世间无敌”

当魔莲夫人这句话道出时,那成信是诧异无比

这女人难道真是疯了不成?即便他们真是胜不了,也没必要在这时候说这些

心中却更是一沉,跌入到了谷底其实他早就感觉,眼前的这位血烬君,简直就是强的超出了常理!

合十余名圣阶尊者都攻不破的不破剑域,那快捷异常,不可捉摸,使他们完全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的飞刀

使人简直无力,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胸内更惊悸不宁,若是宗守方才的飞刀,是对自己而发

那么结果,又会是如何?

还有那件东西,又到底是何物?令魔莲如此惊惧,以至于冷静全失,歇斯底里?

成信默然,只从周围诸人的眼神就知其中多数,都已生出了畏念退意

眼前此情次景,实在太过诡异,实在超出了诸人的想象,期冀落空哪怕对宗守此子,有再大的仇恨,此时也已不觉有什么消,在这里将之诛灭

那赤红衣的瞳孔,这时却骤然收缩:“吕无双?你说的,可是增玄持法翼?”

本就苍白的面色,顿时更显难看他身为魔道尊者,领袖之一,又岂能不知这增玄持法翼?

那太上元魔所谋,却原来是此物!

而就在宗守右侧,一位道装老者,也骤然间面色扭曲

似是也知晓些什么,竟是毫不犹豫,就御剑横空,化光而去只万分之一刹那间,就已穿梭十里,快的不可思议,身影几乎就要消失在这长廊之中

宗守一声冷笑手指尖端又是一点银芒现出一个闪耀,同样是直越虚空却更迅捷数倍,使人肉眼灵念完全无法捉摸

六神御刀,刀出命绝!

直接从脑后灌入,暴虐的斩仙诛神刀力灌入,立时就使得这老年道者坠落在地,再不闻丝毫声息

此时整个地下长廊中只闻一片吸气之声,气氛沉寂压抑

不过却有更多的人,已是身影飞逝,意欲逃走

那殷寒另一位圣阶供奉,也是干脆之极整个身躯,无声无息的就潜入到了暗影之中不见了形迹

宗守不在乎的意念,瞬空而行众目睽睽之下,一折间,就出现在了数里之外

而后是并指成刀,随手朝黑暗的一挥

只听‘噗嗤’一声轻响,一大片的血花忽然绽放,血肉四溅

那老者的尸身,也自黑暗之中现出却已是断成了两截

双眼无神充斥着难以置信之色似是不愿相信,他是圣境修为施展最擅长的影遁之法,却也逃不过宗守的追击,

被其一个手刀,就轻而易举的随手斩杀

而其余那些也意欲逃遁的修士,此刻满头都是的密密麻麻的细汗

都被一股意念锁定,霸道蛮横,凌厉而恢宏,煌煌赫赫!

那骤然而来的浩瀚威压,令诸人苦苦的支撑似是一口绝世凶器,顶住了眉心感觉自己稍有动作,都可能引发灭顶之灾

“这是剑意?剑意神境”

“此子之剑,居然已是见神!神而明之,出神而入化!”

成信这一刻,同样只觉是心脏冰冷

武意神境,哪怕是那些至境圣尊,都未必能全数掌握!怪不得,连续数位圣阶,在此人飞刀之前,是毫无抵抗之力!

口中不禁是失声呢喃:“霸王,绝世霸王!至境之下,难道他果然已世间无敌?”

挥斩圣境,如杀一幼儿,轻描淡写,浑不费力

想来那上古时的四位绝世霸王,也不过如此

“正是增玄持法翼!”

宗守神情恬淡平静,继续解释着:“此物器灵自我封蝇朕得手时,甚至一度以为是一件无用废物,当成炼器的材料幸亏是元魔圣尊几次暗算围杀,几乎将朕逼至绝境又使魔教圣女在朕面前,散功自绝这才在机缘巧合之下,得知此物妙用”

那声音似是平静,可听在众人耳中,却隐隐能感知,内中所蕴的刻骨戾念

“我知你魔莲,此时一定很奇怪,这增玄持法翼,是怎么解封的?这应该只有无上元魔那等样的强者,才能办到才是”

说到此处,宗守笑了起来,却无比的伤感:“小小她真不愧你们魔道,这三千载来最出色的圣女之一,她终究还是使得朕动情了所以朕恨朕悔,也怒也怨!又恰好几千年前,吕无双临死时,也同样如此不外是灵器留识,心境相合使器灵觉醒,与我共鸣”

那魔莲双手不自觉的,把一双手紧紧的攥着,青筋毕露

这就是增玄持法翼自我解封的原因,是因苏小小的散功自绝

心中不禁升起一种无比荒唐的感觉,眼前这位在世霸王,居然是由她与无上元魔,一手缔造出来

“增玄持法翼此物,佛门净世音曾言是可使人一步登天之物,用于锦,可以通神!用于灵法,则可入无上之境!至境圣尊若得,可以提升境界加持于绝顶神宝,则可以成开天之器!”

一双银白色的翼翅,忽然从宗守的伸展而出,光辉灿烂

神煌  一一五八 相死不得

,洒下无数的银辉

“是以朕如今,一身锦神通,自问已无敌于世,独步天下!天下圣阶,都需在朕剑下俯首称臣!甚至可与那至境圣尊比肩而立!可是朕,却为何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而此间诸人,则大多是楞住许多人是头一次,听说增玄持法翼这件神宝

用于锦,可以通神;用于灵法,则可入无上之境!如此说来

几乎所有人,都注目看向了宗守身周,那十丈黑幕

突然之间,明了魔莲之言,到底是何意

赢不了,即便联手,也没可能战而胜之!所有人都要死,必死无疑!

只因此子所掌,乃十三等无上神法!

再看此时的宗守,所有的表现,也跟本就非是正常人的心智

那神情看似平静,给人的感觉,却好似有一只绝世的凶兽,在其身躯中隐伏,欲择人而噬!

赤红衣此时突然有了动作,猛地咬牙,屈指连弹,突然把三个黑色的圆丸打出

瞬间时空动荡,周围整片空间,都被撕扯竟是强行突破了两仪聚龙阵的封锁,而赤红衣本人,也已向域外界河滑去

使众人的眼神,都微微一亮,只需能逃入虚空,这条性命,就或能薄

可随即宗守就是重重的一踏,那被撕裂的时空,又骤然稳固而后在一个折之间,所有时光之法,都又重新编织,迅速恢复如初,再一次封闭此域

宗守又一个闪身,之前还在数里之外,此时却已到了赤红衣的面前

相距甚至不足三持,而宗守的面上,则满布着戏谑与残酷之意

今日不到血流漂,不使仇敌尽数哀嚎,他绝不会终结!

那赤红衣一身怒吼,然而整个身躯骤然波动

那浩荡的魔气,冲涌入体内每一条微小轮脉而浑身气血,则是全数逆流,

毫无战意也知晓此时的宗守,根本就无可能被他伤到

所以直接就选择了散功自绝,自碎魔丹这个血烬君明显已经被苏小小之死,刺激的发疯

若是自己落在此人手中,多半会受尽折磨,下场不知会是如何凄惨倒不如早早自绝,了却性命

“自绝生机?你好聪明”

宗守的眼中闪过一丝讶色,随即就又一袖甩出

竟而是瞬间就破开了赤红衣全力凝出的螺旋气障,然而后与魔丹爆裂出的浩瀚气劲,碰撞交击!

圣阶巅峰的魔丹,只是自爆的前奏,就可相当于至境修士的一击

篷!

一声闷响,宗守的大袖,瞬间一收一鼓无量终始神通,有终而始的转换

然而就轻轻拂在了赤红衣的气海之前,轻飘飘的似乎不曾用力

而后赤红衣整个身躯,却被这一袖,拍的倒飞而起

整个人,也被生生的嵌在了一旁的墙壁之上

一时间是面如死灰,宗守方才这一击,不但是使他受创沉重,也彻底锁死了他的魔丹,再无法催动分毫元神也被干涉,想要寂灭也不可得

而就在数百丈外,宗守则温文尔雅的冷笑身上虽伤痕累累,身躯却依然挺立如柱,伟岸峻拔

浑身气势,是难以言喻的昂扬霸道,难以形容的飞扬拔扈!

八尺残弱之躯,却具霸王之姿,睥睨天下!

“然则在朕面前,你赤红衣,就是想死都不可得”

声音冷冽,却隐含着无比的残酷表情明明还算平静,却显得无比狰狞

素初雪在旁看着,此时却是发出一声无奈的呻吟,头疼万分用手敲着头

黑化了,自家这少主,看来是彻底的黑化了!

所谓黑化,是指受到某种刺激,精神上崩坏,言行异于以往

说来这个词,也是少主教给她

而上一次看见少主如此,也不知隔了多少年

这样下去,可非是什么好事

一边想着该如何让宗守恢复正常,初雪一边看向了玄冰里的苏小小

这个魔女,看来还真是使少主动了真情(未完待续)

长沙治疗妇科费用
长沙治疗妇科医院
长沙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长沙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长沙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