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至尊符神 第一百二十八章 无名斧诀

发布时间:2019-09-25 16:16:00

至尊符神 第一百二十八章 无名斧诀

第一百二十八章无名斧诀

在辛焱、南宫云珊、郑铭、温仁等人的帮助之下,很快陈奕所设想的符阵流和战部结合的想法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许多技术上的问题也在众人的努力下得到了解决。

而且辛焱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战阵之中还应该加入机关傀儡,以增强战部的远程攻击力。

看到自己构想的战部已趋于成形,这让陈奕十分激动,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种融合了符阵禁制、机关傀儡的全新战部该叫什么名字好呢?他想了想,拱手对辛焱一礼,説道:“请大人为战部命名。”

“就叫奕部吧。”

辛焱想都不想,直接将这种的全新编组命名为奕部。

“大人,这……不合适吧。”

奕部虽然是他提出来的,真正将它完善的却是辛焱和南宫云珊。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辛焱想了想,説道:“以后,谁有好的想法,都可以提出来。嗯,就以提出者的姓名命名。”

奕部的编组确定之后,陈奕就开始忙着挑选修者,重新编组战部,而温仁则率领众炼器、制符部的高手,连夜赶制各种符阵禁制和战具,忙得热火朝天。

不过,在奕部完成编组之前,却是老龙岛最为脆弱的时候。现在岛上唯一可以机动的力量只南宫云珊和她手下的二十四侍女,实力太过单薄。若是赤术大举来犯,后果不堪设想。

不得已,辛焱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苍穹部身上。

苍穹部落也曾是声名显赫,实力强横,当年为了攻陷苍穹部落,昆仑派甚至出动了精锐战部。现在阿文和吾金等人虽然年轻,战力却绝不容xiǎo视。

不过,要把阿文和吾金他们带出去征战,却还有一个问题——他们还没有趁手的神器,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战力。

要炼制神器需要用到钨铁,只是这些钨铁位于矿脉深处,采集极为不易。最可虑的是,那里煞气极重,除了阿文和吾金两人之外,别人都禁受不住。仅凭阿文和吾金两人之力,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采集足够的钨铁,以供炼制神兵所用。

为了早日让苍穹部形成战力,辛焱决定亲自到矿井下去看看。

辛焱跟在阿文、吾金二人的身后,钻进一处废弃的洞口,向矿井的深处走去,前去采集钨铁矿脉。

这处矿井荒日久,矿洞多有崩塌,必须要边走边清理洞穴。不过这难不倒三人,阿文和吾金都在井下呆过,挖掘矿石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辛焱虽没挖过矿,但是他建过阵法,对于掘洞也并不陌生。

吾金力大无穷,前方掘进的活被他全包了,而在后面搭架子做支撑的活由阿文负责,辛焱则在后方搭建符阵稳固矿洞。三人各有所长,配合得也很默契,速度并不慢,不过大半天的功夫,他们就钻进了矿井深处,距离钨铁的矿只有一段不远的路程了。

“咱们还是休息一下吧!”辛焱见吾金和阿文气力不继,决定先休整一下,等恢复了体力,再继续往下挖。

“哎呀,咱的力气还没使出来呢,停下来做什么?”吾金并不示弱。

阿文见他明明累得不行,还在犹自逞强,説道:“你啊,真要是不累,怎么连块两三千斤的石头也搬不动了?哼哼,要不是大人出手相助,你刚才都差diǎn让矿石给埋起来了。”

吾金一听,跳得老高,説道:“俺那是不xiǎo心!不信,你和我比比力气看看!”

阿文又好气又好笑,説道:“我才懒得和你这蛮牛比力气呢?要比,咱们就比一比谁的拳头更快。”

“哼哼!比就比。”吾金哪肯认输,他扎下马步,气沉丹田,一瞬间全身都变成了赤金色,他全力施展,一记重拳狠狠地砸向前方。

辛焱正在一旁闭目养神,吾金的动作一下就惊醒了他,他睁眼一看,吓得脸都白了。

这两货傻了是吧,居然敢在矿洞里这么干,不怕把洞弄塌吗

至尊符神  第一百二十八章 无名斧诀

“不要……”

他话还未説出口,吾金已经朝前猛然轰出一拳。

“轰!”

一道恐怖的力量就砸向矿洞前方,一时间地动山摇,碎石飞溅,一大段的矿洞就要坍塌下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辛焱向阿文和吾金扑了过去,用力把他们推出了数丈远,他自己刚想跑,整段矿道就塌了下来,数不清的矿石压在他身上,让他动弹不得,只能全力运起《涅槃心经》,全身化作一个金人,咬牙硬撑……

阿文和吾金被吓傻了,他们看着被弄塌的矿道,惊得老半天説不出话来。

“快!救人……”

突然两人同时醒神了过来,想起辛焱被压在矿洞深处。

阿文和吾金像发了狂一样地挖了起来,但是要挖通坍塌的矿井,必须要支架子作支撑,还要清运矿石,他们俩越急越乱,越乱就越慢。

结果他们挖了老半天,才挖到辛焱被埋的地方,辛焱很惨,背上压了一块巨石,整个人被砸进了地下,一动也不动。

“呜……阿金,大人被压死了!”阿文看着辛焱的惨状,放声哭了起来,“都怪你,要不是你!大人就不会死了。”

“日,还不是你説要看看是谁的拳头更快?”吾金反驳道,“是你害死大人的。”

两人争了起来,一时间竟没人管压在巨石下的辛焱。

辛焱被压在巨石下,一动也动不了,只能咬牙硬撑,但被压了这么老半天,他被埋在地下,不能换气,难受得要死。

好不容易捱到这两个活宝挖到了身边,没想到在最后关头两人却吵了起来,把他晾在了一边,气得他半死,偏偏他又不能説话,动又不能动,他一着急,一口浊气就涌了上来,胸口闷得极为难受,一时间灵力竟然接不上来。情急之下他运起了《涅槃心经》的心法,丹田中竟生出一股全新的力量,冲向全身各处,他身上暗金色的光芒大盛。

吵得正凶的阿文和吾金看着辛焱身上的金光,同时闭上了嘴。

“啊!炸尸了!”吾金猛然惊起,不顾一切地想逃跑。

“日,没见识,人家那是护体灵罩好不好!”阿文一脸地老神。

“嗯,你确定不是炸尸?”吾金停下了脚步。

阿文指着辛焱身上的金光,説道:“炸尸一般发的都是绿光,哪有全身发金光的?”

吾金想想也是,在他的想像中炸尸身上都是发绿光,不会发金光,可是他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可是你确定炸尸就不会发金光或别的光的?”

“这个……我倒是没有听长老説起过。”阿文也感到有些不确定,不过他想了想,説道:“但是我还是觉得大人这个更像是护体灵罩。”

这两个活宝有一搭没有一搭地扯淡,老半天都没人想起,要帮忙移开那些石块。

在石块下面辛焱杀人的心都有了,但偏偏他又被压得动弹不得,话也説不出,气得他全身乱颤,用唯一没有被压住的左手,冲两人竖起了中指!

“哎!他这是做什么?”阿文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对啊,没听説那门神诀中有这个指诀啊……”吾金一脸浆糊。

辛焱气得直想吐血,他只好又换了一个容易看懂的手势——招手。

当两个活宝弄明白怎么回事,把辛焱从坑里挖出来时,辛焱只剩下了半口气,他脸色铁青,拼命地喘气,一句话也説不出来。

但阿文和吾金却很活跃,阿文高兴极了:“大人!你可真厉害,这护体灵罩练得可真扎实,这么重的石居然也压不死你。”

“嗯,确实不错,説不定能挡下我一拳,当然我不能用全力。”吾金也是一脸的兴奋:“要不咱们现在就试试!”

当两人看到辛焱几乎可以杀人的眼光,两人同时闭上了嘴巴,阿文冲吾金説道:“呵呵,我们过去看看,有没有好东西。”

説着就拉着吾金向坍塌的矿洞里跑去。

这座矿脉中不时挖出一些法宝碎片和一些玉简残篇,不过年深日久,这些法宝碎片灵气尽失,根本没有什么价值,而玉简残篇大多也被轰得稀烂,也没有用。

阿文和吾金只是想避一避风头,没想到还真挖到了东西。阿文找到了一口只剩下大半截的青色长剑,剑身又粗又长,剑身上还刻着几个剑势图像,和一段剑诀;吾金居然也找到了一杆通体幽黑的长矛,没有一丝光芒,矛头下挂着一抹暗红的红缨,宛如一抹幽暗的火焰。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件竟都是神兵。

“再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好东西!”两人找到了好东西,大为兴奋,再次在土堆里找了起来,结果他们的好运气似乎用光了,再没有找到别的神兵,但是找到了一枚玉简,一枚基本完整的玉简。

吾金看着那口黑剑,眼都直了,就嚷道:“长矛归你,黑剑归我,玉简嘛给大人……”

阿文指了指脸色铁青的辛焱,悄声説道:“先拿过去。”

辛焱只是看了一眼那把青剑和黑矛,就扔给了吾金和阿文。这两件神兵品质倒是很不错,但是他还是对雷鸣嗜血情有独钟,何况他身为老大,总不能和新收服的手下抢东西吧。

他转而接过了玉简,这枚玉简形制古朴,也不知在地下埋藏了多少年。他输入神识,稍稍探查了一下,发现这枚玉简竟是一门无名斧诀。

江苏性病医院哪家好
江苏性病医院排名
江苏治疗性病的医院
江苏治疗性病方法
江苏治疗性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