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文化冲突与当代中国影视艺术主流意识形态

发布时间:2019-08-15 13:34:49
文化冲突与当代中国影视艺术主流意识形态 多元性文化是建设中国当代影视艺术主流意识形态的重要资源,中国影视艺术要真正具有世界性国际性,就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的一切文明文化成果。在全球化的当下,不同类型的文化冲突必然会形成不同意识形态的渗透和融合,由此多元文化冲突深深地影响了中国当代影视艺术的主流意识形态。 一、多元文化下的文化冲突实态与内涵 (一)外来文化输入下的危机性 信息全球化对人类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性,互联的迅速发展使世界各地文化交流碰撞日趋频繁,文化发展也得到了进一步拓展的空间,而西方文化霸权对世界各文化的冲击更是空前绝后,并引发了一系列文化冲突。进入21世纪后,西方各种文艺思潮、消费文化更是对中国人的思想、行为产生了广泛深刻的影响,在影视领域里西方大片在中国一再引起轰动效应。 例如好莱坞2009年的大片《2012》以4.6亿元票房名列榜首,这部讲述现代诺亚方舟的影片表层显示的是毁灭,但内在意涵却是拯救,贯穿着典型美国式的价值观,美国“领导世界”的观念是影片的关键性,而2012年“3D”版的老电影《泰坦尼克》在中国再一次引起了观看热潮,韩剧在中国也引发了一阵阵所谓的“韩流”。这系列现象致使好莱坞文化、港台韩影视文化模式在中国影视领域引发了模仿,大量外来文化的思想内涵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影视艺术不仅具有娱乐性也具有深刻的影响力,美国影片所宣讲的价值观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全球广泛的青少年,外来文化从物质、观念全方位地与中国传统文化形成了交融碰撞,全新文化价值观及影视高科技造成了国人政治意识的弱化和文化的多元性,而中国影视文化的国际传播力、影响力和竞争力相对西方较弱,在世界文化话语权中和外来文化无法相抗衡。在外来文化强势输入下所导致的文化冲突中,中国本土文化面临着严重的危机和挑战,所以必须强化中国传统文化的建设,才有利于中国影视艺术主流意识形态的建设。 (二)外来文化冲突中的多元性 文化在人类文明时代后就进入了一个多元发展空间,不同的生存环境和方式形成了丰富的文化传统,而各民族生存于世的灵魂关键就是其各具特色的民族文化。当今世界正经历着文化全球化一体化的变化,自然地产生了形形色色的跨文化冲突,各国均表现出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相辅相成、本土文化与全球文化相交相融、多元文化共生共存等显着特色,这已成为全球文化发展的必然趋势。 多元文化性会呈现出不同的文化认知和价值观冲突,文化冲突的积极性有助于人类均可受益的多元文化的构建,多元文化和谐共存的终极目标是构建各类型文化共生共存的文化格局。文化冲突格局中所形成的创新融合是多元文化发展的重要动力和源泉,文化交流与碰撞是实现多元文化和谐共生共存的根本途径和方法。显然文化文明之间的交流对话有助于中国影视艺术主流意识形态理论体系的构建,有利于中国影视文化在不同的文化格局中最终形成积极健康的主流意识形态。 二、文化冲突对中国影视文化意识形态建构的影响 在中国与世界接轨的历程中,外来文化的输入一方面拓展了国人的文化视野,更新了国人的思想观念,促进了中外文化的交流,其中的积极因素丰富和发展了中国当代影视文化的主流意识形态,但在另一方面也出现了外来文化对中国影视文化主流意识形态的冲击,大量西方特别是美国生活方式及价值观对中国影视文化的主流意识形态形成了强烈的冲击和影响。 (一)文化冲突下的中国影视文化思想的多元性 中国文化的主流趋向于“人文哲学”之路,西方文化的主流趋向于“自然哲学”之路。在博大的中国文化领域中,宗教、法律、政治、哲学、艺术都是和谐共存的,而这也正是西方人所崇尚追求的文化目标,东西文化的内涵各有其特色特性,各有其独特的贡献。 纵观当下中国影视文化,我们已意识到国人思想及价值观的变化,例如家庭价值取向弱化与个人价值取向强化,社会运作的人治取向减弱与理性价值取向加强等,中国传统思维方式出现了向西方思维方式转换的现象。在变化的思维方式下中国影视文化的审美标准也趋向国际性,全球观众已经接受并开始给予中国影片较高的评价。这种现象充分说明两种文化的群体有很大差异性时,不同质的文化交流中的互补性越强,可借鉴吸取的因素也就越多。 (二)文化冲突下的中西影视文化思想的交融 影视文化是国家民族文化传播的重要渠道,更具有建设国家文化软实力的功能。在当下世界影视文化产业中,中国是个巨大的影视市场,美国影片为适应中国市场在题材、主题、受众定位、市场策略等方面不断调整,美国大片中的中国文化越来越多,甚至在影片《2012》中把中国设定为救助人类“诺亚方舟”的目的地。在这样的影视文化创造的态势下,中美影视文化产业相互影响融合的趋势愈显强劲,导致影视中出现了众多的文化拼贴、文化杂糅的现象,这种融合混杂的文化状态会是世界文化发展的主流,也必将深刻影响着中国当代影视文化的主流意识形态的建构。 例如在《画皮2》把中国传统文化中一向处于边缘、非主流地位的“鬼文化”或“妖仙文化”,用影视的方式将之大众文化化,又适时地揉合进了美国魔幻影片的类型要素。很显然《画皮2》在影视镜头文化上受到了西文文化的影响,但仍表现出典型的东方文化的意境、意象,营造出了独特诗意化、中国化的影像。此外在文化内涵里《画皮2》还表现了善恶美丑等普适性、超越性的基本人伦观,这说明中西文化在一些根本性的问题上,意识形态上又是具有共通性的。所以要具有新型和谐的中国影视文化主流意识形态,就只有在文化冲突与融合的张力中才能健康和谐地构建发展。 三、文化冲突下的中国影视文化意识形态建构的必然 文化价值观在影视领域中可通过电影特定的叙事体系来完成和实现,不同文化深层次的交流交融也体现了综合国力的竞争和较量,而影视文化是国家民族价值理念、文明传承与精神追求外在体现的最佳方式之一。当下中国电影年票房迈进了200亿时代,但如何建构一种既能被本国观众接受又能被海外观众认可的电影叙事体系,以及如何在影片中体现中国特有的文化价值观,是中国影视在世界文化语境中持续发展的关键。要实现这个目标就要求影片在满足观众娱乐性和审美性的同时,也要完成对中国传统文化价值的正确定位,在文化冲突之下将多元文化取向与中国核心利益的文化价值观“植入”到电影叙事体系中,从而完成中国影片在激烈的全球市场竞争中谋生图存并走向世界的历史使命。 (一)在影视中完成文化价值的正确定位 影片的竞争力并不仅指其经济实力及商业竞争力,还包括这影片文化上的竞争力,即我们在总结影片商业运作模式和成功营销策略之外,还更应关注影片艺术的文化艺术表达。 例如电影《赵氏孤儿》中的片段,当孤儿从房顶上纵身跃下的那一刻,屠岸贾却收回了双臂,故意让其重重地跌落在地,让孩子在痛楚中明白: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手中的刀剑,这是要灌输给孩子的以“丛林法则”为核心的价值观。此后在孤儿重回屋顶拿回宝剑再次跳下时,程婴却走上前用双臂牢牢接住了他!程婴用自己的拥抱告诉他,在世上还有比刀剑更值得信赖的力量,这就是父爱!最终赵氏孤儿在人生的路口没有选择冷酷的强权,而是选择了温暖的人性。这个影片细节就体现出中国电影所肯定的人类理想是一个与“丛林法则”的价值体系相对立的正义世界。 一部影片无论讲述何时代的历史故事,不论选用何种叙述方式,文化价值观都会深刻地根植于影片的叙事内容中,都会浸入剧中人物的内心世界。所以文化价值观是一个国家、民族、文化所体现的关于生活方式、社会理想、精神信仰的基本取向,它决定着人们在社会领域里对是非善恶、正邪美丑的基本判断。 (二)重构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的价值观 中国传统文化是宝藏与岩石同在的大山,是清泉与浊流交汇的长河,因此在传统与现实之间,我们需要通过分流导向系统将正向精神价值的内容输入于现实生活中,而将反向的文化残渣垃圾分流给过去的岁月,由此对古代传统文化的现代性转化,是当下中国文化产业在发展中面临的普遍现实问题。 例如纪君祥元杂剧《赵氏孤儿》中所贯穿的“血亲至上”的传统文化观,这曾是剧情节发展的重要叙事动力,与此相似的还有“血亲至上”“冤冤相报”的复仇伦理观。在戏曲《赵氏孤儿》中屠岸贾开始是要满门抄斩赵盾全家,而在赵孤得势后屠岸贾却遭全家灭门。在当下我们如在影片中也承袭这种残酷的杀戮逻辑,就是以恶制恶的黑色法则来处理艺术中的善恶冲突,因此对这样的传统文化内涵就必须进行现代性的解构与重构。 影片《白银帝国》中,康家的后人从地窖里发现了一幅写着“仁义”的条幅,尽管我们可以把“仁义”视为整部影片的核心,可是电影的文化价值观最终体现在如何做人、识人、用人这一系列有关人的基本命题上,影片表层讲述的是晋商家族的沉浮史,但内在实质上却是讲做人的道理:人如何自处。 (三)通约整合多元性的文化资源 在全球化的文化语境中,中国影视创造不可将中国文化价值观封闭起来进行自我表达,而必须要与不同的文化资源进行交流相融、通约整合。况且中国文化价值观与其他国家所强调的文化价值观在诸多方面存在着相类似、接近、重合的地方,我们要在文化产业领域中,认真寻找这种可通约整合性的切入点,这也是中国影视文化能够被他人接受的心理基础。所以要建构当下中国影视文化主流意识形态,除了对本土传统文化的现代性重构之外,更应对多元性的文化资源进行通约及整合。 例如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的作品《拯救大兵瑞恩》,影片在战争的表层叙述下表达了人道主义的价值观,进而使拯救行动除了具有普世正义感之外,还具有道义上的崇高感。电影《集结号》是一部成功地表述了中国文化价值观的影片,驱使主人公坚持寻找阵亡战友的动力不仅来自战友间的骨血情谊,更是来自于对阵亡战友人生价值的重新确认。如果《拯救大兵瑞恩》的叙事主题是让一个普通士兵在惨烈的战争中能存活下来,那么《集结号》的叙事主题则是为了让那些死去的普通士兵能够永生;如果关注普通人存在的生命价值是美国电影的核心,那么关注普通人牺牲后的生命意义则是中国电影的核心;美国电影希望防止人的非自然死亡来强调生命的意义,中国电影则希望拒绝人的符号性死亡来强调入的精神价值。由此可发现中国电影表述的人类价值观具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旷世情怀,可见对人生命价值的珍视并非美国影片所独有的价值观。 在当代中国影视文化主流意识形态的建构中,应避免不同叙事形态的影片在核心文化价值观上的相互错位,避免不同影片类型在文化终极标准上的相互偏离。中国影视产业应当在总体上整合文化精神架构,从而实现中国电影在文化核心价值观上的互通与共识,进而赢得国际影视文化领域内的普遍认同。在影视文化意识形态的建构中我们不能把影片不同形态的划分原则视为不同文化价值观、精神取向的划分标准,中国影视业无论在投资动机、运作方式、美学风格等各方面存在着怎样的差异性,都应当倡导并传播中华民族的文化核心价值观念,把文化精神的承传作为各类型影片所共有的文化功能,从而才能有效地建构起中国影视文化主流意识形态的理论体系。 责编:传媒冠心病心功能不全
胃胀气打嗝不消化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
肠道菌群失调需要哪些检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