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气运之主 第三十九章 你算老几?

发布时间:2019-09-25 23:01:44

气运之主 第三十九章 你算老几?

拓飞激动地无以言表,大声的说道:“哈哈,今后看他们甲班还如何嚣张,临兄,这次多亏了你,没想到你竟然隐藏的这么好,功名诗啊……”

“额,运气而已,碰巧做了出来,呵呵。”临天摸了摸鼻子。

“运气就是实力啊!想不到我身边竟然有你这样的才子,我还全然不知,真是罪过,哈哈,我已经想好了…”

“啊?想好什么?”

“嘿嘿,为了报答你,今晚我带你去沧州的万花楼!翻云覆雨个够!嘿嘿嘿~怎么样!"

临天一阵无语,可能在拓飞的世界里,只有喝花酒这一件正事。临天半睁着眼睛,看着拓飞。正当他准备回绝的时候,甲班的人走了过来。

王明带着文家三子,来到了临天的面前,拓飞正兴致勃勃的说着,突然见到王明,马上得意的抬起了头。

“嘿嘿,王公子,你们甲班有何指教啊?”

王明看了一眼,根本没有理他,而是直接看向了临天。“临天兄,我王某记住你了,你是第一个能在诗文赢了我的人。”

临天没有示弱的意思,看了过去;“哦?那看来你还真是见识略短啊,大玄国人才济济,胜我之人数不胜数,你是没有遇到而已。”

王明瞪着眼睛,冷哼道:“哼,你已经让我不开心了,我有些讨厌你,你最好小心一点。”

临天并没有吓倒,他本来确实不想出什么风头,但是他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隐藏,都会有文家惦记着自己,既然梁子已经结下,他也不在乎多一个王明,不知不觉间,临天的心境,有些变化。

他不愿再像以前那样么任人摆布,也不可能再让人踩在头上欺辱,既然已经诗成万名,那便要昂首无谓的走下去。

临天笑了笑,说道:“讨厌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王明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后面的文家三子阴险的看着临天,但是嘴角都扬起了笑意。他们谁都没有插嘴说话,因为这是个好机会,若是临天同王明有了仇恨,那他们文家,会省了很多事情。

拓飞在一旁得意的说道:“哼,临天说得对,别以为你老子是刑部的,就怕了你,别人怕,我拓家可不怕,有种你找我!”

王明强忍着怒火,说道:“好,我王明记住你们了,走着瞧,这次文会只是小事情,两个月后的秀才试见!哼!”

说完,王明带着甲班的人离开了,临天眯起眼睛,看着远去的人,说实话,王明他还真不在意,而文家三子,才是临天最为注意的,这些天,文厚德一直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动作,让临天有些奇怪,感觉文家一定在密谋着什么。

这时,其他的班级的学生们,还有一些先生,都走了过来,祝贺临天,一时之间,临天成为了望江楼内追捧的人物。

就在临天与众人寒暄客套之时,望江楼三楼,一身白衣的女子静静地望了下来。

旁边还站着两人,其中一人,临天见了一定认识,便是之前的李中民,文会方才,功名诗的动静不小,已经引出了阁楼内各方的注意。

李中民阴沉的看了看临天,他没想到,竟然再次遇见这人,随后他走到女子的身旁,说道;“小姐,我们该走了,明天还要启程回京,万不可出了差错。”

面纱女子恍若未闻,仍旧默默地注视着临天,眼中有些欣喜,她知道临天一定会赢,从临天说出“相逢何必曾相识”那句话起,她就知道,临天必定有着不同寻常的才华,今天也带给了她不小的惊讶。

突然,她在想,或许有一天,他可能还真的可以把自己………

“小姐,请不要忘记您的身份,我们并不属于这里,请回吧!”李中民在一旁说道。

赵若语宛若秋水般的眼睛,恢复了明亮,似乎从思考中回到了现实,轻轻地叹了口气,不禁有些自嘲。

“可能他说得对,人的命数真的不是自己能决定,本不是一个世界,也就不能再有任何的眷恋,就当是曾经的过客吧。”

随后,赵若语恢复了平静,向着李李中民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走吧。”

李忠明低头行礼,伸出右手,指引方向,女子最后看了一眼临天,便朝着后边楼梯走去。

李中民在后面,偷偷的看了看临天,嘴角扬起一丝轻蔑,“就凭现在的你,还不配站在小姐的身旁。”

临天拱着手,向着周围的人勉强挤出笑容,此时他也是没办法,人家好心过来祝贺,总不能冷眼相对,忽然,他感到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充斥全身。

他猛地一惊

气运之主  第三十九章 你算老几?

,看向了周围,四处在搜寻着什么,拓飞看着奇怪,问道:“临兄,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临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好熟悉,一种莫名的冲动,他仿佛没有听见拓飞的话,只是静静的感受着,那一丝怀念的清香。

此时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平静的夜晚,在马车里,月光之下那宛如秋水般的双眼,那月华之色的白衣。

“怎么会想起她了?这香气的感觉,不会有错,一定是……”

临天不停地向四周寻觅着,想在众人之中寻找到她的身影,不知为何,只是分开了多日,临天就越来月想她,连自己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情愫,还是别的什么。

看了好一阵,最终,他还是没有找到,临天低下头,不禁自嘲的笑了一笑。

“呵呵,也许,就根本没可能再见了吧,听那个姓李的说,她的身份十分的高贵,可能只是一场梦,总有醒来的时候……”

摇了摇头,临天回复的往常,还是半睁着眼睛,回到了拓飞与众人前,继续说起了闲话。

在望江楼正门的一处,一身白衣的赵若语,低着头,她看到了方才临天的反应,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开心,但是突然又变得惆怅起来,静静地看着他的方向,自言自语道:

“可能这就是命数吧,或许同我再无瓜葛,会是件好事……”

李中民牵着马车,从远处走来,示意赵若语上车,随后,她最后的望了一眼临天,默默的转身,上了马车,缓缓地远去……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价格贵吗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上班时间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就诊时间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官方网站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能刷卡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